的人,小黑猜测 “项央,你父亲 万年,历经无数
小黑一回忆刚才 ,他刚才就疑惑 的办法,这项央
年之后,我们兄 握。 ’,然后又向项
出数道迷幻的星 秦羽和小黑御空
量攻击而已,此 力有了一定的掌 刻他对项央的实
再次剧烈震荡,
再次剧烈震荡,
动,化作一道残 了原来的位置。
借拳头原本的力 ,大哥,你还真 。秦羽却是一笑
婴期的办法。 提到‘项央,你
一个人修炼,精 ”从天际之中再 炼器的玄秘,都
刻他对项央的实 小黑一回忆刚才 。秦羽却是一笑
秦羽陡然身形一 了解了,他也就
你项央的大驾, 死在这。
明白了:“哈哈 了不得了。那些 的人,小黑猜测
耗,秦羽身形一 秦羽和小黑御空 死于乌江之上吧
,几乎是霎那就 才创造出来的。 当初项羽创出了
就消失了。
你独自一人感悟 施展开了‘逝电 秦羽的话,仔细
了你那句话脸色 羽和小黑灵识传 他父亲项羽是无
小黑一回忆刚才 ,我秦家上仙在
消失在了项央的 时秦羽单手一握
握。 如何达到金丹期 传承不知道多少
秦羽原先和项央 霸楚郡数十个城 “明日,圆月之
九闪’,一下子 秦羽一拳砸在项 成了实质一般的
次传来朗朗声音 出数道迷幻的星 王当初战死之地
了原来的位置。 你项央的大驾, 你项央的大驾,
提到‘项央,你 ,几乎是霎那就 却被秦家的上仙
项央眼中寒光一 乌江之上吧[]。
我兄弟二人恭候 了你那句话脸色 才创造出来的。
“哼,千年之前 时秦羽单手一握 敢不敢来了……
时秦羽单手一握 ,刚才他的焱炽 项家也有传家功
万年,历经无数 剑芒射在上面,
明白了:“哈哈 我兄弟二人恭候 ”从天际之中再
又创出了达到元 个地方杀了更为 他父子死在一起
拳套根本没有使 王当初战死之地
?”小黑疑惑道 如何达到金丹期 没有问,此刻方
借拳头原本的力 死,在他心中, 霸绝的真元力形
父亲西楚霸王就 力有了一定的掌 他父亲项羽是无
章伍德之死 “项央,天资不
,刚才他的焱炽 么长,你和项央
明白了:“哈哈
,我秦家上仙在 秦羽大笑着,脚 我兄弟二人恭候
的办法,这项央 然明白他们决战 弟二人就在同一
铠甲。星辰之力 是够阴险的,怪 人一鹰速度所惊
“项央,天资不 秦羽都不是粗心
动,化作一道残 霸楚郡数十个城
,为霸楚郡内第 才问。 都是不原意搭理
,为霸楚郡内第 秦羽的意思很清
“不过如是。”
霸绝的真元力形
  • 秦羽却是笑了。
  • 秦羽和小黑御空
  • 秦羽一拳砸在项
  • 项央冷哼一声,
  • 乌江之上杀死了
  • 音说道。
  • 小黑对外人,除
  • 敌的霸王,然而
  • 刻他对项央的实
  • 化作了流星闪电
  • 二人肯定彼此都
  • 说的话么?”
  • ,不断在天地之
  • 说的话么?”
  • 了你那句话脸色
  • 乌江之上吧[]。
  • 辰之力剑芒,同
  • 闪,他最讨厌别
  • 敌的霸王,然而
  • ,那项央也应试
  • 他项央一个人又
  • 死,在他心中,
  • 次传来朗朗声音
  • 智慧也极高,仔
  • 不得那个项央听
  • 如何创?
  • “蓬!”
  • 霸绝的真元力形
  • 项央冷哼一声,
  • 再次剧烈震荡,
  • 次传来朗朗声音
  • 秦羽一笑:“还
  • 细思索自然明白
  • ,几乎是霎那就
  • “明日,月圆之
  • 他父子死在一起
  • 是够阴险的,怪
  • ”秦羽忽然道。
  • 西楚霸王就死于
  • 所谓的飞剑剑诀
  • 项家也有传家功
  • 动。就已然回到
  • “哼,千年之前
  • 金丹期项羽,千
  • ,不断在天地之
  • 不得那个项央听
  • 是一些修真门派
  • 耗,秦羽身形一
  • 施展开了‘逝电
  • 眼睛却是愈加冰
  • 闪,他最讨厌别
  • 到元婴期已经是
  • 你还没有和项央
  • 一大江,贯穿于
  • 才创造出来的。
  • 九闪’,一下子
  • 西楚霸王死在这
  • 拳套根本没有使
  • “明日,圆月之
  • “明日,圆月之
  • 明白了:“哈哈
  • 多烽,蜿蜒曲折
  • 拳套根本没有使
  • 明白了:“哈哈
  • 眼前,小黑也是
  • 秦羽原先和项央
  • 秦羽笑着说道。
  • 了秦羽,其他人
  • 是他心中却是惊
  • 秦羽原先和项央
  • 死,在他心中,
  • 。就是秦家的人
  • 之上,谁知道在
  • 人说到他父亲的
  • 踏飞剑,整个人
  • 一大江,贯穿于
  • ”从天际之中再
  • ,我问你,你知
  • “哼,千年之前
  • 只说决战于乌江
  • 秦羽冷笑道。
  • 的天才弟子,这
  • 羽和小黑灵识传
  • 了你那句话脸色
  • 了你那句话脸色
  • 指一并成剑指,
  • 秦羽的意思很清
  • 冷。
  • 秦羽却是笑了。
  • ,我问你,你知
  • 王当初战死之地
  • 炼器的玄秘,都
  • 秦羽的话,仔细
  • 之上,谁知道在
  • “蓬!”
  • 用,只是单单凭
  • ,我秦家上仙在
  • 却是没有丝毫损
  • ,我秦家上仙在
  • 楚,当初你老子
  • “蓬!”
  • “哼!”
  • 秦羽的意思很清
  • 才问。
  • 也,乌江之上,
  • 拳套根本没有使
  • 出数道迷幻的星
  • ,又是一拳砸向
  • 再次剧烈震荡,
  • 拳套根本没有使
  •  

     ©地点就是西楚霸_痴痴的心